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惹祸的粗字笔

2018-09-15 18:04:42

办公室的同事们都知道我有一支粗笔画的水性笔,也是办公室里使用这支笔的人,只要稍微有点书法功底,用这种笔写出来的字就显得非常的漂亮。

我这人比较马,自己用的东西总喜欢随便乱放,没有想到,这支笔差点给我惹出了天大的麻烦。

这天下午,所有的员工们都赶来站里开会。会后,会计说:“两位组长请检查一下你们的发票,还有一本去年在我这里领出的发票没有上交,至今没有开动一份单,所以,电脑里查不出是谁用过这本票。但根据组长的签字,是中心组组长芳芳领走了。请你赶快查阅是谁个组员领走了,我要上交公司财务了!”

谢天谢地,幸亏我这个组没有领过这本票。我的组员们今时你领一本,明时他领一本,虽然都有领票记录,但收回记录我却没有登记,所以组员们手里还有几本票,会计如果不对电脑查,我是一桶碳,因为十几年了,从来没有出过差错的,所以我非常的马。

就在我庆幸之时,芳芳组长突然对我说道:“这本票是我领的,周志旗,你还记得不,年初你手中没有发票了,而你组的雀雀美女正好要发票开单,是你借过我一本票,回忆一下,看你是否记得?”

我听后一惊,我真的不记得这回事了,忙问雀雀是否记得这回事。雀雀点点头,说道:“有这回事,那天要应急,你确实从她手中借了一本票给我用,不过第二天我亲自还给她了!”

芳芳一听就急了,矢口否认有这回事。因为雀雀归还票没有经过我的手来还给芳芳的,所以我的印象很模糊。

“芳芳,借这本票你有记录吗?让事实说话吧!”我当时也有点着急了,这可是税务发票,丢失一联都要赔钱的,更何况是一本票。按金额开单,估计要赔上万元钱。看牛伢子赔得牛起吗?我们一个办事员,估计要几个月的工资才赔得上这笔钱的,谁个也不愿让这种麻烦事摊在自己的身上的。

芳芳连忙拿出记录本,按照票号找到签字人。“是你拿了,你看,签字笔画粗粗的,其他人的签字都是小笔画的。只有你才有这种笔,不是你是谁?”

我一听头顶都冒汗了,果真是我借走了!那不我就亏大了。我接过本子一看,果然是我的笔签的字。我再仔细一看,“噫,怎么我会签上你们组组员刘洪亮的名字,应该是签我自己的名字呀,不对,不是我签的!”“只有你才有这种笔,全站的人都知道,你肯定签字时写的刘洪亮的名字。”

我气急了,对她吼道:“我怕是有宝气,跟你借发票,签刘洪亮的名字,你当时吃屎去了?”

同事们都围了过来,纷纷来看本子上的签字。周建望着我说道:“我说句公道话,签字的笔肯定是周志旗的,没错。”我听得心里发毛了,恨不得上前堵住他的嘴。周建接着对芳芳说道:“但这几个字不是周志旗签的,笔迹和刘洪亮的笔迹明显一样。”嘘,总算有明白人说公道话了,我不然跳进黄浦江也洗不清了。

芳芳立即问刘洪亮:“都说按笔迹是你签的字,发票呢?”亮仔双手摆动说:“我什么时候拿过这本票,我什么时候签的字?我没有用这种笔签过字的?”

就在双方争执不休时,有人提出让我和刘洪亮现场写字,核对笔迹。芳芳却不同意了,说:“我不管,只有你有这支粗笔,一定是你签字时写成刘洪亮的名字了,只怪我粗心,当时没有核查签字人名字。”

女人真的难缠,这种好无厘头的推理她居然说得有头有脸的。

就在我拿出粗笔准备和刘洪亮核对笔迹时。会计跑了过来笑道:“算啦,算啦,这本票我刚才找了出来,票上有刘洪亮的名字,他可能也不记得了,都怪我不该另外放在文件柜里了。”

我真的晕倒了!这支该死的粗笔竟然把我吓得半死不活的。

烧烤车一台
上海金属工艺品
上海黄浦区图书馆大厦位置交通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