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解铃还须系铃人

2018-11-06 09:42:23

解铃还须系铃人,

隔了十几年,芊芊又来看牙了。当年给芊芊做牙齿矫正的时候,她还是个刚上初中的小姑娘。剪了个圆乎乎的日本娃娃头,也衬托出胖乎乎的小脸,在我们这些看过日本电视连续剧《排球女将》的一代人眼里,这几乎就是重点学校学生的标准版:上进的学霸。她几乎不怎么说话,只是偶尔出声,声线却细得与小鹿纯子反差极大,透着一股子上进与温顺,惹人爱怜。那时候她家里已经有车接送,看车牌应该是深圳早的几辆私家车。家长中一位已经专职服务于家庭,另一位是上市公司的管理人员。那时我刚刚从循规蹈矩的内地来到深圳,对这个上进与温顺的孩子和这个完美的家庭肃然起敬。受其感染,也经常为了迁就孩子的学习时间,为其加班复诊,并由此把自己从内地的墨守成规中带进了时间与效率的深圳。

都说女大十八变,确实不假。这次来看牙,除了还能认出我当年矫正的牙齿之外,剩下的就是她的妈妈,几乎没什么变化。芊芊已经出落成身材高挑的公司白领,着装打扮透着标准范儿,声线依然较细,但话语多了,而且表达清晰得体,不温不火,落落大方。开始治疗前,芊芊通过与我们的一番对话,给我“秀”了这些年来她的成长。芊芊左边的大牙“蛀”了一个大洞,于是换到右边来吃饭,一年多时间,右边的牙也咬裂了。就这么将就着,宁可喝稀饭也不来看牙,一拖几个月。现在外地工作的妈妈风风火火地赶回来,这才“押”着芊芊来了。我问芊芊今天是两边牙齿都治疗,还是只做一边。芊芊答非所问地反问我:“疼不疼啊?”还是依然干脆利落的妈妈直接回答了我的问题:“王医生,你都给她做了吧!我们全家马上还要出去旅游一趟。她自己还不敢来,我那有这么多时间一趟一趟地陪她?!”我食物助减压杏仁调节情绪用征询的目光看着芊芊,她仍然一字一顿地问我:“疼不疼啊?”“两个牙都是活神经,操作的时候肯定疼。不过我会给你打麻药。”我坦率地告诉已经成年的芊芊。“那打麻药也疼啊!”我认真地回答:“我可以让你打麻药也不疼!”芊芊的妈妈开始着急了,像往日一样:“赶紧都做了吧!你看,王医生都说了,打麻药也不疼!不然你出去玩疼起来怎么办?”成年的芊芊一改往日的温顺,声线依然纤细但坚定地否定妈妈的意见:“就是因为要出去旅游,万一在路上疼了咋办?”然后转过头来直视我:“看完以后会疼么?”我也诚实地回答成年以后的芊芊:“因为两项治疗都要保留活冬天吃枸杞养生果牙髓,所以不排除治疗后疼。”芊芊的妈妈习惯性地走上前来:“这孩子……”没等妈妈说完,芊芊不容置疑地对我说:“只做左边。”然后平稳地躺在牙椅上,一副不再理会的样子。

可能一下子还没能习惯少女芊芊与白领芊芊之间反差剧烈的切换,我一不小心切入了儿童口腔恐惧症的治疗程序。“为什么这么久不敢看牙?”这样的问题通常会引出不良的看牙病经历,然后抽丝剥茧地把恐惧情绪分解为可见的伤害,再从孩子能够承受的伤害性接触开始治疗,屡试不爽,几乎成了撒手锏。可这一次芊芊给了我一个目瞪口呆的画面:“原来矫正牙齿的时候,为了节省时间,你们让我一次拔了四个牙齿,满嘴是血。打麻药的时候也很疼……”坦率地说,面瘫需抗病毒治疗我都已经记不起来当初治疗的细节了,只留下一个温顺的小姑娘和一个顺利、高效完成的病例的印象,却没想到意外给芊芊埋下了一个时刻都在滴滴作响的“定时炸弹”,以至于因为恐惧而拒绝看牙。

可能是看出了我的尴尬,芊芊转了一个话题:“你是不是在研究心理学呀?”“你咋知道?”我确实是在读一本心理医生武志红的通俗着作。“从你问话的方式看出来的,因为我也在读弗洛伊德。”“那你为什么读弗洛伊德?”“近遇到一点挫折,读着玩的。”

武志红说孩子三岁以前心理受挫会影响深远,看来这个结论值得商榷。

捕鱼兑礼品
不锈钢排污泵
租复印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