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枯鱼之肆

2018-09-15 11:21:13

雨,又一次下很久了,可查查天气预报,似乎仍将要下很久。如果清晨的露珠是折翼天使夜里的眼泪,那这仿佛无穷无尽绵绵而降的雨滴是所有天使在为世人正在遭遇和所要遭遇的苦难与蒙昧而悲悯吗?或者是为即将到来的末日提前作祭奠?听,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哭,无缘无故在世上哭,哭我。

1号那天,我的脑袋生平没有这么迷糊过。那天早晨起来,望着手机上的扣月租信息无比迷惘,想今天不是才31号吗?为什么竟说扣12月的套餐费?即使两部手机及电脑桌面的日历均显示是12月1号,可我还是觉得是它们错了,而不是我。极其困惑中想起来用小时候外公教的握着拳头点凹凸的方法数11月究竟有没有31号,可是数了几遍还是没能弄清。直到一天快完了,所有数据都显示当天是12月1号时,才不得不承认是我自己错了。于是忽然开始很悲伤,为这世上的日子比我预期的又少了一天。

我没有一贯都认为每年的11月都会有31号,可是这一年的这个月它应该有——在我的预算中,它必须有才对。因为在前一天,我才刚在心里默默确认过离传说中的世界末日我还有整整22天的时间可以消磨,我几乎已经欢天喜地地计算好了每一天都要做些什么,可是现在,它忽然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少了一天,这叫人无比惆怅,无比无比惆怅。

可是比起这惆怅,另一种设想却更让人迷惘和不安,那就是万一21号那天不是世界末日,我期待的时刻没有来,那这要叫人如何重新开始规划接下来呢?这显然是另一个更艰巨的难题。

我想我是真的有点累了,更是开始倦了。我病仄仄地对友人吐槽说,人生至此,活着好象真的只剩下所谓责任。尽管挚友温和地告诉我说,其实每个人活到这个年龄都基本是为了责任。大家都过着一样一样的人生。可我固执地认为这不是我想要和必须过的人生。它不该是。

内观和反思自己,发觉我竟是个有着非常严重分裂人格的矛盾结合体,一方面是极度自恋,一方面是自我唾弃。我矢志不移地树立起一套属于自己且极为严谨和笃信的价值观,然后再一条一条地逐行亲自把它否决。当我如金庸笔下的独孤求败一样晨昏不歇地挥着长剑与自己的影子决战,终于把自己削得身形似鹤时,我霍然顿悟了《金刚经》里最精髓的那一句:“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只是《金刚经》和庄子的距离究竟有多远呢?为何我始终仍觉得自己是庄子笔下的那条鱼,否则,不会在手缺一指的诗人那首结构犀利的回文诗面前一下恍如身心俱焚。诗人悲悯地吟道:

逝身枯鲤哭江湖,

鲤哭江湖远虑无。

远虑无凭空洒泪,

凭空洒泪逝身枯。

呵!慈悲的诗人啊!陌生的人们!原谅我在读见诗文的一刹仰天长啸,因我不知道,苍茫宇宙,浩渺江湖,鱼为谁哭,谁为鱼哭……

河北花砖机
电子元器件图片
尚景丽园社区实景-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