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独寂孤楼

2018-09-15 12:01:51

是夜,几缕凉风吹拂着树叶,偶尔沙沙作响。远处的山林不时发出几声野兽的吼叫。阴凉的夜幕下一个黑影狂奔在荒野外,犹如鬼魅的身影不时在荒草杂石中穿梭。风又大了起来,伴着远处山林野兽的嘶吼,荒野中显得更加的不安,恐怖与苍凉。狂奔的黑影快速的奔过几个山头,终于在一堆乱石前停下。良久,一动不动……

夜,更深了。站立在乱石前的黑影依然是久久的不动,目光只是直直的盯着乱石中的一块已经残缺了的墓碑。几片枯叶在寒风中随处飘荡,黑影缓缓的伸出手,轻轻的小心的抚摩着那块已经残缺了的墓碑。一阵冷风吹来,黑影似乎并未察觉。几滴水点滴落在墓碑上,黑影闪闪的眼光里还不时的往下落泪。“梦馨,我来了。”黑影动情的说道“梦馨,你还好吗?别怪我这么久都没来看你。梦馨,我好想你啊!天天的梦里都在想你……梦馨,我给你吹笛子吧,你说过喜欢听我吹笛子了。”黑影缓缓的从怀里掏出笛子,深情的望着墓碑。苍寂的荒野中刹时幽幽的响起了一阵转转柔肠的笛声,伴着寒风荡荡悠悠。笛声时而激扬时而悲柔,…不知几时,一阵暴雨急促的飘落。黑影忘情的吹奏着笛子,对洒落在身上的暴雨毫无知觉。宛转的笛声依旧在荒野中,暴雨中飘荡……

笛声缓缓的停止。“梦馨,好听吗?梦馨,你知道吗?很快我就可以天天陪着你了,可以天天吹笛子给你听了。相信我,很快就会的。梦馨,我去忙点事情,等那事情忙完了,我马上就回来陪你。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黑影小心的把笛子放入怀里,目光再次深情的望向残缺的墓碑…猛然转身,黑影犹如鬼魅的身影快速的朝刚才来的路奔去,渐渐消失在荒野……

第二天,阳光普照。城西街角的来福客栈里:

路人甲:大新闻,大新闻,大新闻了

路人乙:哦,什么事情啊?

路人甲:昨天晚上明剑山庄上下老小全被灭门了,一个活口都没有。

路人丙:啊,兄台可是说的那关东大庄的“明剑山庄”吗?

路人甲:可不是,就是素有关东大庄的明剑山庄被人一晚上给灭门了,听说还是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给灭的。

路人丙:明剑山庄这十年来可一直是关东的大庄,而庄主素有关东高手之称,怎么就被人给一夜之间灭门了呢?…

路人乙:那那个把明剑山庄上下灭门的人可真是厉害啊!

路人甲:哀,听说那个人也和明剑山庄的庄主一块死了。

路人丙:哦,唉…

路人乙:……

路人甲:……

……

蔬菜大棚管
石材电脑雕花图片
圣地·国际汽车产业贸易港-广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