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百余猪死疑因注射蓝耳病疫苗

2018-11-01 11:27:28

百余猪死疑因注射蓝耳病疫苗

家住怀柔的冀先生的养猪场,原本一百多头肥猪如今只剩10多只。

十余猪圈空空荡荡,二十余头猪尸体堆放在墙角,小黄狗在旁边绕来绕去。怀柔村民老冀感叹“我的精神支柱都没了”。

老冀称,家中所养的百余头猪接种蓝耳病疫苗后陆续死亡,怀疑是问题疫苗导致此后果。怀柔桥梓动监所工作人员表示,据有关部门诊断,该病情与疫苗无关,疫苗不存在问题。

注射疫苗后猪不良反应

老冀是怀柔区庙城镇高各庄村村民,建有猪圈进行生猪养殖。据其介绍,圈内原养有140余头猪。

老冀回忆,为预防猪患上蓝耳病,10月下旬时,他从村防疫员老田手中取得1盒疫苗,共有10瓶。返回猪圈后,马上自行给猪挨个注射。由于疫苗数量不够,只有120多头猪接种。

“过了几天,就不对劲了”,他说,三天后,打过疫苗的猪出现发烧症状,并且耳朵开始发紫,身上发黄。多名兽医前来救治无效,120多头猪陆续死亡。

老冀提供的疫苗瓶和说明书显示,该疫苗名为“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灭活疫苗”,用于预防猪高致病性蓝耳病。

同村其他养殖户遭遇相同

老冀称,打完疫苗后没过几天,猪就开始出现病情。而没有注射疫苗的20余头猪,却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老冀分析,疫苗本身或者在转运保存环节有问题,导致了猪的死亡,全部损失10余万元。

同村养殖户王女士说,与老冀同批领取了疫苗。家中原有13头猪需接种,当日有1头出现拉稀症状而没有打。其余12头猪在注射后数天内,都已陆续死去。

动监所称不予赔偿

昨日下午,村防疫员老田称,疫苗是从桥梓动物卫生监督所取得,属免费发放。从动监所冷库中拿出疫苗后,就放入了专用冷藏箱,回到村中后立即发放给了老冀,他所负责的过程没有出现问题。

桥梓动物卫生监督所人员表示,据北京市兽医诊断部门取样诊断,老冀家的猪死于普通蓝耳病。而该所发放的疫苗用于预防高致病性蓝耳病,两者不是同一概念。猪的病死与疫苗没有关系,不予赔偿。

对于防高致病性蓝耳病的疫苗,是否会导致普通蓝耳病症状出现,该工作人员未予回应。

追问

养殖户注射疫苗易出问题?

动监所称部分农户担心病毒传染拒防疫员上门

养殖户老冀和王女士均称,由于动监所方面不负责疫苗注射。疫苗从防疫员手中取回后,需自行动手为猪接种。

在他们看来,因大多养殖户未接受过严格培训,不具备相关资质,注射过程中容易产生问题。

防疫员老田证实,他只负责发放疫苗和宣传知识。“只能保证发到村民手中的疫苗是好的,他注射的是不是我发的,怎么注射的,就不归我管了。”

桥梓动物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解释,每名防疫员需负责多个养殖户的工作。部分养殖户担心病毒病菌交叉传染,拒绝防疫员上门进行接种。因此疫苗只能由养殖户自行注射。不过,对于接种过程,防疫员会进行监督。

死猪被转卖流入市场?

动监所人员表示曾调查,但没有证据

据老冀介绍,120余头死猪中,除少量留存以备检验外,其余被已卖给附近“专收残猪、淘汰猪”的杨金宝。根据猪的大小,每具价格为10元至100元不等。

“我已经不干这行了”,昨日下午,杨金宝在中称,确曾收购过死猪,但没从老冀手中买过。过去买来的死猪,都喂给家中养殖的狐狸吃。目前狐狸养殖已停止,故已不再进行此类收购。

按相关规定,动物尸体应当进行无害化处理,不能流入市场。

昨日下午,桥梓动物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表示,事发后即对死猪去向进行调查。曾装扮成卖死猪者,对老冀指称的收购者进行暗访,但对方否认曾收购。“没有证据,我们也没什么办法”。

说法

“疫苗反应整体良好”

桥梓动物卫生监督所人员说,虽然同村其他养殖户也遇到同样情况,但都是个别现象。

这位人士说,该所管辖的桥梓、庙城两个乡镇中,“整体反应情况良好,没有大面积死亡”。

该工作人员称,此批疫苗是通过正规渠道取得,储存和转运环节均按规定进行,没有任何问题。

生产该疫苗的北京市兽医生物药品厂人员表示,若发现注射疫苗后出现问题,应由动物卫生监督部门向该厂反映,该厂才会进行调查。

LED泛光灯
指纹锁生产厂家
洗衣房设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