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女足队员受性别歧视顶级球星年薪仅15万人

2018-10-13 04:16:01

卡车司机、工人、按摩师、超市收银员、保镖、动物园饲养员……不要奇怪,在女足世界杯上,这很可能就是脱下球衣后的女足运动员的第二职业。与男足运动员相比,拥有第二职业的女足运动员比例非常高,原因是男女足运动员的收入相差很大。

以中国队遇到的第一个对手加拿大队为例,中场球员赛琳娜和艾米丽合伙经营着一辆货车,平日靠当司机运送比利时松饼和冰冻优格来维持生计,生意也非常红火。只是为了夺得一枚女足世界杯奖牌,两人在世界杯前忍痛中断了这门生意。门将卡琳娜更是有多样身份,除了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大使外,还收到了电视台和社会团体的工作邀请。此外,加拿大队员除了17岁的前锋杰西高中未毕业外,其余的全是大学生。

在谈到这个现象时,埃德蒙顿日报记者布拉汉姆认为,拥有一个好的学历以及第二职业对于女足运动员来说尤其重要。因为在加拿大,绝大部分女足运动员的收入低于最低水平,如果不能拥有另外一份收入,那很可能无法继续从事她们喜欢的运动。他以代表加拿大队夺得伦敦奥运会季军的前锋梅丽莎为例,“她拿到奖牌后很快回到大学继续修读她的脊椎按摩理疗课程,没办法,这就是生活,她必须拥有另一个谋生的手段。”

加拿大媒体曾经做过这样一份数据对比——将邓普西和辛克莱尔做了一个收入比较,前者沙田碧桂园是美国顶级男足球星,后者刚在揭幕战中为加拿大队罚入一枚点球战胜了中国队。邓普西年收入达到3500万元人民币,而辛克莱尔虽然贵为世界女足顶级射手,年收入仅为15万元人民币,而加拿大女足联赛球员的平均收入则为12.5万元人民币。

这样的差距在中国足球圈内更为明显:中超顶级的国内球员年薪动辄几百万元,而女足运动员月薪仅在几千元婚姻法法定离婚条件的水平。也许是为了增加收入,上海球员李佳悦还曾开过网店。在本届女足世界杯出征仪式上,她还被主持人调侃道,一旦女足的训练费上升到300元一天,就不用开网店了。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女足运动员的窘况。

其实有关性别歧视的言论在足球圈一直不绝于耳,此次女足世界杯的24支球队中,只有8个女性教练,在国际足联的32个主管中,只有三名女性。另外,国际足联此次为女足世界杯拨款1500万美元,平分给24支球队。要知道,在2014年男足世界杯上,国际足联共投入了4.7亿美元,平分给32支球队。另外,此次加拿大世界杯六个比赛场馆铺设的都是人造草坪,而人造草坪容易造成运动员受伤,为此中建璟和城40名来自世界各国的球员联名要控告国际足联性别歧视。

羊城晚报特派记者 苏荇

(发自加拿大埃德蒙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